X
  • 中電智媒IOS版

  • 中電智媒安卓版

X

杜棟:論實現“雙碳”目標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

來源:中國電力新聞網 時間:2021-07-06 09:56

論實現“雙碳”目標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

中國系統工程學會決策科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區域和城市(羣)高質量發展智庫首席專家、河海大學系統工程與管理創新研究中心主任 杜棟

  我國向世界宣佈實現碳達峯、碳中和的目標,彰顯了一個負責任大國應對氣候變化的積極態度,對內它將引領我國實現低碳轉型,從工業文明轉向生態文明。然而,實現“雙碳”目標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,需要系統觀念去認識它,運用系統方法對如何實現目標做系統分析。另外,要明確低碳城市這一主要“着力點”,並努力為實現“碳中和”終極目標而奮鬥。

用系統觀念去認識實現“雙碳”目標

  在日本的JIS標準中,“系統”被定義為“許多組成要素保持有機的秩序,向同一目標行動的集合體”。系統的特性有集合性、相關性、層次性、整體性、目的性和環境適應性等。我們需要站在整體性的全局高度,從層次性的視角認識“雙碳”目標。

  經濟學裏有宏觀經濟學和微觀經濟學,實際上介於兩者之間還有個中觀經濟學,其涉及區域經濟學、產業經濟學和城市經濟學等。實現“雙碳”目標,可建立一個“宏觀—中觀—微觀”的碳達峯碳中和工作多層次推進框架。從宏觀層面來講,可結合國土空間規劃,把減碳和零碳任務以硬性指標納入規劃體系,明確國土空間用途管制的低碳責任;從中觀層面來講,要完成區域碳排放現狀調查、影響及風險分析,並結合產業調整方向預測區域碳排放趨勢,設定不同階段技術路線的側重點,制定符合區域自身發展情景的碳達峯、碳中和技術路線圖。各省、市、區政府應牽頭成立統籌辦公室,完善行業之間的協調機制,促使高耗能行業的退出和升級;從微觀層面來講,企業要清晰梳理温室氣體排放情況,制定碳達峯、碳中和技術路線圖,並制定逐年減排目標,最終使企業減少温室氣體排放。要完善企業環保認證制度和激勵制度,制定企業環保認證制度時,應特別強調碳排放相關指標。此外,還可以運用減税、價格調控等激勵政策,推動企業進一步提高自主低碳績效,打造一批“減碳”標兵和“零碳”先鋒。

用系統方法去分析如何實現“雙碳”目標

  系統方法首推系統分析。先分析才能進行後續的系統綜合或系統集成。有了碳減排目標、碳減排路徑,就需要梳理碳排放大户。從相關數據看,中國碳排放佔比最高的是電力部門,因為中國的電力部門煤炭發電還是主體,碳排放大概佔了51%。其次是工業部門,佔比接近28%,這裏主要是鋼鐵、建材、石化等高碳部門。再就是交通運輸行業,佔比約9.9%。第四個是城市建築居住,大概佔5%左右。

  我國能源工業高度依賴煤炭,一次能源煤炭佔比57%,80%的二氧化碳排放也來自煤炭。所以,要解決碳達峯和碳中和問題,要從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的低碳化轉型、工業部門的降碳和脱碳、交通運輸領域的電動化和氫動化、推行城市綠色低碳建築和整個社會經濟的深度節能幾個環節入手。

  實現碳達峯、碳中和目標涉及傳統行業轉型、區域經濟發展、個人消費觀改變等多方面。全面推進“雙碳”目標實現,系統方法有用武之地。目前,我國生態環境協同治理已有不少成功實踐。比如,大氣污染治理形成了國家部委統籌全局、地方政府對當地空氣質量負總責、企業具有治污主體責任的治理體系。落實“雙碳”目標,各地區需明確各部門各行業的減排重心與責任分擔,充分調動各部門各行業參與低碳行動的積極性、能動性和協同性。

主要“着力點”是低碳城市建設

  節約能源、提高能效、減少排放已經成為全球尤其是中國關注的重大問題。城市作為人類社會經濟活動的中心,容納了各種生產、生活及創造性活動,進行着各種物質與能量交換。城市減排對全球氣候與環境的影響意義重大。建設低碳城市是實現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,不少城市提出了建設低碳城市的發展目標。

  低碳城市實質上是低碳經濟理念、低碳社會理念在城市發展中的實際運用。“低碳經濟”強調生產方式的轉變以及新技術和新產品,強調生活和消費方式的轉變。同時,兩者又相互融合,目標具有一致性,都注重技術和政策要素,都強調政府、企業和公眾的共同參與,都是為了促使温室氣體減排,降低人類活動的“碳足跡”。

  人們對於低碳城市概念內涵的理解和認識是個不斷加深的過程,低碳城市概念內涵也是不斷完善的過程。綜合國內外學者的論點和當前低碳城市的實踐,筆者認為,低碳城市是一種發展新理念、新模式,涉及經濟、社會、環境、政策、技術等方面的綜合性問題。在建設低碳城市時,既要考慮到經濟高速發展,又要考慮到生活質量不斷提高,通過各種途徑最大限度減少城市的温室氣體排放。

  低碳城市建設主要應從以下七個方面着手:低碳建築、低碳交通、低碳產業、低碳消費、低碳能源、低碳政策以及低碳技術。其中低碳建築、低碳交通、低碳產業、低碳消費是低碳城市主要的外在表現形式。低碳能源是核心,是實現城市低碳發展的根本,直接決定了低碳城市的發展水平。低碳政策、低碳技術分別從機制和技術角度提供低碳城市發展的社會、金融、法律環境及技術解決途徑。

終極目標是“碳中和”

  在開展實現“雙碳”目標工作中,不僅要搞清楚碳達峯和碳中和的基本概念,而且要搞清楚碳達峯和碳中和兩者之間的關係,要明確兩者是有機統一的關係,不同發展階段的任務。

  根據IPCC 2018年《全球升温1.5℃》的特別報告,其中將碳中和定義為:當一定時期內,通過人為二氧化碳移除使得全球人為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平衡時,可實現淨零二氧化碳排放。實現碳中和的步驟主要有三步,即:碳排放核算、碳減排、抵消。目前我國的碳中和相關認證尚處於起步階段。

  PAS 2060規定碳中和承諾中必須包括温室氣體減排的承諾,因此,鼓勵組織採取更多的措施,來應對氣候變化和改善碳管理。該標準可適用於任何實體,包括:地區政府、社區、組織企業、家庭及個人,以及任何實體所選定的標的物,包括產品、組織、小區、旅行、建築等,所以,全社會應該行動起來,形成“低碳共同體”,為碳中和做出各自的貢獻。

  區域協調發展是國家現代化進程中的重大問題。碳達峯碳中和目標的提出,實際上給在資源稟賦、產業結構等方面差異顯著的地區帶來了發展新挑戰和新機遇。下好區域低碳發展的“一盤棋”,應以系統思維提出長效的、包容性的實施路徑,特別是應關注循環經濟發展,在固廢資源化利用上下功夫。要把廢棄物分類並作為資源進行再利用,列為區域現代化的一個重要標誌。另外,碳中和也要更強調發展碳匯。目前,我國在生態系統碳匯能力上做了大量工作,但是在碳匯的環節,如何開展碳移除和碳利用上還有許多工作要做,所以,碳達峯碳中和需要深度科技創新和金融等扶持政策。

責任編輯:張媛媛  投稿郵箱:網上投稿